*

 

當我醒來,我只記得我方才在夢中不斷地奔跑。

氣喘吁吁的跑著,像是被什麼追趕著。努力地跑著、跑著,我不能停歇也不知道理由,但是我知道我絕對不能停下腳步……。

「小楓、小楓…,你還好吧!」綾見狀擔憂的呼喊著。

睜開眼睛,出現在我眼前的是綾,我的戀人和最重要的人之一。綾皺著眉頭,臉上掛著不適合她的憂傷表情,明媚的雙眸帶著哀傷直盯著我瞧。

我沒有立刻做出回應,而是隨即闔上眼並且用手背蓋住雙眼長嘆了一口氣。

「又是同樣的噩夢嗎?真是的…」

綾勉強擠出個笑容,坐到床緣邊傾身用手摸著我的頭試圖安撫我的情緒,纖細修長的手指則拿著毛巾幫我拭去額頭上的汗水。

若是他人處於這種場景,肯定會被弄得臉紅心跳。但是此刻我沒有那種心思,只知道自己流了滿身汗水,也被微微的暈眩感弄得異常的疲倦。

我勉強撐起身來,嘗試想要說點什麼,但是話一到舌尖上又隨即嚥了回去。

「乖乖躺著別說話吧! 我先去幫你準備熱水和換洗衣物,你先休息一下。」

綾見我欲言又止的逗趣神情先是淡淡的笑,然後溫柔說著,並且用手指俏皮的輕壓了我的肩膀。我則苦笑點了一下頭回應,表示同意。

轉頭看著綾起身走出房門的嬌小身影,實在令人難以相信她也是一位能力不容小覷的代理元素師。

躺回床上回過神想想,我們還真是「夫唱婦隨」,因為我也是代理元素師,論資歷我比她多了一些。

 

*

 

我和綾生活在古亞治區,位於艾維爾大陸東方,據說居住在此的人民大多是前世紀亞洲地區的民族,其他還有位於北方的古美治區、西方的古歐治區、西南方古非治區,以及南方古澳治區。各區的建築風格及服飾皆有獨自的韻味,但是在各地密切交流後,也有了混合的獨特風格出現。

「熱水和換洗衣物都放好了喔!起來活動一下吧!」

那嬌小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門旁,頭微靠在門牆邊。

「對了,鑄劍師傅留了一張紙條給你,說是要你晚點過去她那邊。」

「還有辦法去嗎?還是我替你去就好?」綾歉疚說著。

我撐起身體,起身坐到床緣,先是低了一下頭便抬起頭看著她說到

「我晚點就過去,這件事必須我親自去處理,謝謝妳,綾」

「嗯,好,可是我也有責任……」

看到她那略顯不安的身軀,顯得格外令人憐愛。我站起身來,走到綾的面前將她抱到懷中。

「沒事的,一切都會安好不用擔心,我可是能斬雷的元素師。」

我用一手順撫著綾那美麗烏黑的長髮,一手環著她的肩膀,低聲說著。

「嗯,我知道,即使發生了事情我也有能力幫助你,哈哈」

「妳要出來面對還早呢!傻綾」我笑著說罷,便輕輕鬆開了綾走向澡堂準備盥洗。

「說什麼!不知道是誰接不住我一記穿石箭?」

綾雙頰泛紅,不服氣的在我身後放了一記冷箭。我心虛的回過頭看,只瞧見她噘著嘴用鐵灰色帶有傲氣的雙眸直盯我看,像是在抗議似的。我什麼話都接不上,只能乾呵笑著,完全無法辯駁。

 

*

 

在身軀極度疲倦時,能浸泡在溫度適中的熱水中,是人生一大享受。所有疲倦似乎都能隨著這散出的熱氣一同灰飛煙滅。看著澡堂的天花板,想起了剛剛綾說的話--的確,我是沒能接住她那一波攻勢。

要不是上禮拜和她對練時,硬是要強接下她那記攻擊,我也不用淪落到待會得到那恐怖的鑄劍師那裏報到。仰天長嘆一口氣。

話說綾她…什麼時候成長到那個地步了……

洗完澡已是晚上十點後了,在熱氣的薰陶下身體狀況恢復了些。穿上綾幫我準備的衣物,我即刻出門前往煉鐵房。

「要小心,記得要早點回來喔!」

綾站在門口雙手抱在胸前說著

「嗯,我走了,不然可要挨罵了」

我穿著鞋子苦笑回應,心想就算提早去了也是只有等著挨罵的份。

快跑到煉鐵房的途上,心中忽然感到一陣哆嗦,我停下腳步四處觀望。突然雞皮疙瘩湧起。

迎接我而來的並不是鑄劍師傅,而是一襲詭異的黑色魅影……

他忽地降在我眼前,隨即我便知道他是誰何許人物,因為他那烙印著羅馬數字「XI」的左肩臂快速的揮過我面前,讓我頓時憶起之前遇到的一個人也有著相同烙印,只是數字不同罷了。

我什麼都還來不急反應…霎時感到胸口一陣灼熱,只見鮮血從我的右腹至左肩濺出…我緊盯著那抹黑影感覺身體微麻,漸漸沒有了知覺,眼前視線越來越狹隘……

「你…你是…怎麼會…」我結巴說著,喉腔感到一陣緊澀。

話還沒說出口,我似乎就倒地逐漸失去意識……

朦朧中隱約聽見,那名男子的聲音…蹲在我身旁低沉說著。

「今天只是來打個招呼,咱們往後會在碰上的。請汝記住,咱的名是…燕返。」

 

*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椎名 夏 的頭像
椎名 夏

Verano

椎名 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