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爺,這本書說的地方是哪裡阿?怎麼跟我在另一本書看到的不同,好奇怪…」

我困惑皺著眉頭說著。

「你說什麼阿!我的乖孫子,讓爺爺看看。」

老人用粗獷厚實的手搓弄了我散亂的黃髮帶笑抽著煙斗說。

我遞過我手上拿的這本書給爺爺,並且湊過頭去看。爺爺先是用不好的眼力皺眉瞇眼觀看了下這本書。

「喔~這個阿!哈哈,我的小孫子阿,這可是一段很久遠的故事了…」

老人停頓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麼,並起身從他那凌亂的木櫃中翻出了兩張泛黃破舊的地圖。

「楓兒,看這張圖,這是在這個世界之前的地圖,叫作盤古大陸。」

我疑惑看著,似懂非懂的聽著,心裡還是充滿問號。

「那另外這一張舊舊的,就是我們現住的地方嗎?」

我手指著

「哎呀!真是聰明的孩子,哈哈哈」老人抽了口菸繼續說到「這就是現在的地貌,艾維爾大陸。你說的那本書上寫的地名已經是歷史上的塵埃了。」

「塵埃?」

我疑惑複誦這兩個字,從這位滿頭白髮臉上充滿歲月痕跡的老人說的話。

「是阿!塵埃,那可真是一片痛苦的地方……」

老人的眼睛望向遠方,憂鬱神情若有所思待老人回過神閉上了眼又抽了一口菸後,便提高音量說到

「你現在還不需要去懂這些,傻孩子。趕快去練劍了,免得又被挨罵了。」

「好啦!」

我哀怨的在爺爺的驅趕下離去

 

那令人熟悉的沙啞聲音迴盪於腦還中,我似乎又夢到老頭子了

 

*

 

「你打算睡多久阿!老娘這裡可不是在開旅社的。」

我醒來後睜開眼聽到的第一句話

這聲音果然是她,黥紫,古亞治區的鐵匠,大家都習慣稱她阿紫姊。今年三十出頭的她,早已是聲名遠播的鑄劍師,對『劍』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嗅著四周充滿著鐵鏽味和煤味,及瞧見那懸掛在牆上冰冷的一把把劍,在隨著風流動而共鳴傳來的低頻鳴聲,我立刻明白我是在煉鐵房。

「我睡了多久?」

我有氣無力開口問著

「看這位小姑娘來了多久唄!」

阿紫姊指著趴在一旁桌上睡著的綾,聳肩說著。

我無奈的忍著胸前的灼痛感坐起,只感覺傷口似乎又微微裂了…但是看到現在趴在桌上睡著的綾,更像是在傷口上灑鹽,百感莫奈。

「小心點,不要讓小姑娘好不容易包紮好的傷口又惡化了!」

愧疚感上升

「我知道…那位黑影男呢?」

我愧疚的斂下眼隨口問到

「發現你時沒有看到什麼黑影男,只有一具躺在地上中了麻毒的半屍體蠢貨」

阿紫姊無奈攤手,語帶諷刺。趁她轉過身時我白了她一眼。

「怎麼,是哪個黑影男可以把我們偉大的軍團兵長弄成這副德性?」

「是他們,有數字刺青的那群傢伙…」我手握拳敲床,憤慨說道

「呵呵…這樣阿!對了,諾名我修好了。你還真是個無情的混~蛋!」

阿紫大姊拿出劍說著,並在語尾加重了音調。

「啊……等等,妳那反應也太…」

我不敢置信望著她

「那是你們自個兒玩的扮家家酒遊戲,與我無關,老娘我只是個打鐵混口飯吃的人罷了。」

阿紫姊說著便直接把劍拋給我,我則應聲接住。

「它可是你的保命符愛惜點。別再弄壞它了阿!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她淡淡說著,用著剛毅卻又帶點溫柔的少女語氣,這是我沒碰過的情況,因為我早已習慣於她平常的毒舌攻勢,忘了她也有溫存性格的存在,令我瞬時停格了一下,只能頻點頭作回應。

冷靜想想對於他們那幫傢伙,阿紫姊又何嘗不是感受最深的人呢?阿紫姊的家人幾乎都被……。

「老姐…你沒事吧?」我帶點歉疚問著。

由於時常進出這裡,她對我來說是像姊姊般的存在,但也是我的夢魘之一。我說著,並且抽出劍身仔細查看並且揮舞了一下。

「誰是你老姐了!別試了快帶著小姑娘回去躺著養傷吧!你的劍並沒有改變,你是知道我修武器的原則。」

阿紫姊雙手環抱在胸前瞪著我說到。

「嗯,只修你看過原身的劍,或是從你手中煉出的劍。」

我順勢輕微作出個突刺,但是瞬間感到胸前疼痛感甚出,繃帶滲出了淡紅色,令我痛苦的皺起了眉頭。

「你是白癡還是有病阿?……」

阿紫姊白了我一眼接著說「不只是劍,所有武器都是。要是任意作了更改加工,不但武器不再是原本的武器,對原製作者也很失禮…」她閉上眼輕輕長嘆了一口氣,帶點疲倦續說

「這是我獨特的武器道,記住…不然就別來老娘的門鋪光顧了。」

「是是是。」

我收劍入鞘,無奈的回應這已聽到老梗的話。

「你們自個收拾收拾唄,老娘倦了先去睡了,記得走時把鐵鋪的門鎖上,不然就等著我找你算帳!」

阿紫姊說罷作了個驅趕手勢便立刻轉身走進了裡邊,只徒留下胸前泛血的我與熟睡的綾。

 

*

 

盯著趴在桌面上熟睡的綾,我還真是對不住她。

「對不起,讓妳跑來躺這個渾水…」我輕聲在旁說著。

看著吊掛在牆邊上那巴洛克式的老朽時鐘,指針指著凌晨三點五十六分。我接著小聲咒罵著:「可恨的羅馬數字,去死吧!」

我隨手拉了一條椅子坐在綾身旁思考著怎麼叫醒她,還是要讓她繼續睡,亦或是我也跟著她一起睡,待天亮再回去,反正阿紫姊現在也不會過來這邊,我大可放心。

「數字無罪,為何要罵它…」

當我思考完撇過頭來時,綾那圓滾的大眼正看著我,令我一怔,原來她都聽到了。

「我…對不起,讓妳擔心了…」我斂下眼

「笨蛋,又不是你的錯。看你傷成這樣…還很痛嗎?」綾伸出纖細的手觸摸我胸前的繃帶「明天可不準你去上班,給我好好在家待著養傷。至於團長那邊我會去說明,不用擔心。」

「是是,我的公主說的是。」

我半開玩笑,傻笑說著。

忽然,綾站了起來,接著低下身段用那溫潤的紅唇吻了我一下,烏黑的秀髮拂過我的臉龐,帶點清新的香氣令我有些迷覺。然後用手比了個手槍的手勢,作勢朝我開了一槍。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接吻,但還是被弄得心癢癢,只覺得她真是個,偷心惡魔。

「走吧,該回去了。晚點可要給我一個交代!」

綾打了個哈欠,拉起我的手,微笑說道。

此刻我的腦中又浮現出那抹黑影與羅馬數字XI,而那陰沉的語氣:「今天只是來打個招呼,咱們往後會在碰上的。請汝記住,咱的名是…燕返。」更是令我無法忘卻。

「只是先打個招呼嗎,燕返,你可真是看扁我了……」

 

*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椎名 夏 的頭像
椎名 夏

Verano

椎名 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