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蝜蝂將一切所遇之物獨自擔負到背……我不希望你成為這樣的存在。我若能成為你的助力,即使有所犧牲,又有何喟嘆? 

 

*

 

負傷於家靜養這段期間,每天一早悠哉躺在躺椅上看著身著軍校服的綾,邊吃著早餐,真是令一種奇異的享受。

我有多久沒有這樣輕鬆的躺著,什麼都不去想,就只享受著寧靜,享受窗外那隨四季變換的景色呢?那偶然飛來的一隻鳥兒停留樹梢啁啾一陣後,離去時搖落的一片葉,才令你回過神來意識到時間的流逝......

意識到人生的旅途中,是有那麼多的消逝;實現願望的旅途上,非得告別好多從前。

 

*

 

「真是的,為何一直盯著我看?」

綾邊整理上衣領,有些害羞的說著

「楓,你一定又在想一些色色的事情!」綾嚴正的指著我說道。

「才沒有呢!」

我撇頭心虛回應

「只是妳穿軍校服的模樣格外吸引人,真擔心其他男同學被你迷住可就慘了,哈哈。」

「胡說一通,我得趕快準備。對了你的請假文件已經核准了,感謝賢慧的我吧!」

綾驕傲說著

「是、是、是,感謝妳。」我慵懶說著

「真是敷衍。」

綾瞇眼看了我一下。

「算了,我快來不及了。還有!記得要好好在家裡養傷,不準你再亂跑出去,不然我……不會原諒你的…」

綾臨走前加重語氣說道,話語中卻又帶了點哀愁。

「嗯……我會…路上小心。」我

摸摸胸口的繃帶,語帶梗塞。

我坐起身來,目送綾離去,心裡不踏實的歉疚,是那麼深烙……盯著她身著軍校服纖細的身影漸行漸遠,心中萬分愧疚。此刻回想起來,時常負傷在身的我令她很擔心吧?ㄧ件件不堪回首的記憶碎片湧入腦海中。

 

*

 

三年前,古美治區發生一場規模性民間種族械鬥,古美治區政府向臨邊治區尋求援助。當時的我接受完軍校課程,以優異成績畢業,官拜中尉,立刻受聯邦軍團之命以特殊兵兵長身分,帶團代表古亞治區出兵援助。那場動亂是我軍旅生涯第一次實際上前線鎮壓。原本信心十足的我卻在經驗不足下面臨「殺人」時猶豫了,也間接拖累了下屬,導致受到暴民的炸彈攻擊炸傷。所幸,我只是局部性皮肉傷,但是我的下屬卻沒有那麼幸運。

暴亂經歷三個月後鎮壓完畢。當我再次回到古亞治區時,我是狼狽的,身上帶了不少傷,但是傷最深的是我的心靈。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死亡陰影、遍地焦爛的屍體畫面與濺染鮮血的雙手,不管是暴民還是自己人。

我持續了一段時間的憂鬱症,只要聞到葷食氣味就想嘔吐。還好在經過好友與綾ㄧ陣子的開導後我逐漸看開,學著去接受。但在這之後,衝擊我的卻是我史料未及的事--綾決定接受拉克希軍校古亞分校的元素師培訓。

那時古亞治區轄下的元素師有三名,其中的前石屬元素師在那時後遇難過世。古亞治區政府正急需號召能填補空缺的人,否則時間一到就要出讓這光之翼第五翅石元素給其他治區政府,尋找契約者。

 

*

 

她會選擇走上這條路,也是我的原因吧?

她本來大可過著像其他女孩般一樣的生活,每天梳妝打扮穿得漂漂亮亮,享受被愛人疼愛的愉悅,享受平靜的午後時光。

我愛她,我想要呵護她不讓她遭遇危險,更不想讓她去面對「血」。

但是卻步上這種結果,我無力阻止……

是我,害了她嗎?

害了她無法達成夢想嗎?

「小楓,我們以後一起在這坐鎮上開一家能幽靜看書,邊喝著下午茶的書館好不好?」綾那時的笑靨迴盪著。

害了她做出這個選擇?

耳邊再次響盪她當初說的話「…我若能成為你的助力即使有所犧牲,又有何喟嘆?

 

*

 

艾維爾大陸,傳說由ㄧ位光天使所創造,當光天使臨走後遺留的十片光之翅翼,各成為創世的一元素分散在各治區,部分人能與其產生共鳴契機,進而成為代理元素師,通稱為元素師。綾和我就是其中兩位。

大陸上原各治區的政府統領共同組成聯邦政府,底下設聯邦軍團一同維護治安,防止異魔與幻種之子的入侵與危害。分散的光之翅翼一部分掌握在各治區政府手中,由各政府委託聯邦軍團下設的軍人學校-拉克希軍校,公開招募合適的人才來培訓成為契約者;而一部分則保留在人民手中,成為歷代相傳的秘密聖物。各治區政府再知情後不但沒有強制徵收流外的翅翼,反而派駐探子監察,只要出現能力者,就會被鎖定為強制召集對象,否則就淪為通緝犯,遭到逮捕。藉此方法各治區政府能在沒有時間壓力下保有轄下的翅翼數,這是地位、力量的象徵。

以流外方式成為元素師的我們並不想與政府抵抗,在沒有選擇餘地下,只能接受聯邦軍團的詔令成為軍人。軍團對外號稱是要我們一同為聯邦軍出力維護人民安全,而另一涵義是要就近看管我們能力者,怕我們做出反政府思想的舉動。

我會走上這條路的原因是家族關係。先代是聖殿騎士後裔,留傳下來的劍—諾眀,是光之翼第三翅雷元素-Feicha的寄宿體。爺爺是前雷屬元素師,在過世後因為父親出外後便失去音訊,我為了保有這項傳家劍選擇繼承元素師。或許是血緣相近的因素,我很快便成為契約者,成為雷屬元素師,進入拉克希軍校,當時十二歲我,感覺肩膀更寬了。

 

當上元素師後,解除契約的方法有兩個。一為死亡;二為自願性解除,代價是必須找到替位者。

 

*

 

「夏慕楓兵長,你可還好阿?」

門外突然響起嘹亮的嗓音,打破沉靜在思緒雜亂中的我

「呵呵,什麼風把你吹來了阿?透。」

我有點訝異在這個時間點他會過來我這裡,因為這時後他應該是在出外任務。

「任務提早結束了,其實昨晚我就從古歐治區回來了。因為想順道來看你的傷勢和找黥紫保養我這把刺槍和配刀,所以就投宿在這附近的旅舍。」

透拉了一旁的凳子坐到離我三步的桌子旁。我震驚了一下回應。

「為什麼要花錢去住旅舍,你大可在我這邊過夜阿!透。」

「我怎麼可以打擾你和小弟妹的溫熱氛圍呢!這樣我不就變成電燈泡了?」

透詭異笑著說到。我則是無言以對繼續啃著我的吐司。

透是我的學長,大我三屆,官拜少校,留著一頭褐色露耳短髮,是古亞治區轄下三元素師之一,暗屬元素師。身上的武器除了軍配刀、軍配槍外,就是一旁那把約末一米六的纖密輕盈的刺槍,是光之翼第十翅暗元素-Sueiau的寄宿體。

透和我共事了五年,雖分屬於不同軍組,但是同為元素師的我們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所以知道彼此的苦楚,有著患難與共的精神。

「阿夏,我這趟任務到古歐治區和聖屬元素師,琉璃,見上了一面。她手邊有關於幻種之子的情報。我前陣子因為聽到海少尉傳來訊息說你被他們其中一員襲擊的事情後,立馬派人回這裡打聽消息。」

透的臉上閃過一絲擔憂。

「是嗎!琉璃阿,好一陣子沒有和她見面了,她生活還好?」

「還是老樣子,沒有太大的改變。對了,你可有看清楚襲擊你的那名幻種之子的樣貌?」

「沒有,他那時後背對光線,而且身手極快,我沒有辦法看清楚他的樣貌,但是知道他大概的外型,也知道他的名子和聲音…」

「什麼名字?有看到編號?他告訴你的?」透驚訝的看著我說到。

「嗯,編號十一,燕返……」

我邊說邊看著窗外飄落的細雨,打量著這場雨的雨勢。但透忽然從凳子站起的聲響驚動了我的思考。

「怎麼了,為何突然站起?」

我不解

「阿夏!你確定你真的沒有看錯?」

透皺著眉頭面有難色。

「烙印在左肩上清楚的羅馬數字XI。怎麼了?」

我困惑看著透,但是再來從他口中說出的話卻讓我陷入了沉思很久,也不知道該再接下什麼。

「編號十一早在你被襲擊的前兩天就被琉璃殺了……」

 

*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椎名 夏 的頭像
椎名 夏

Verano

椎名 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