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上沒有作不起的夢,而是你太早醒。在夢中有各種可能,只願依然能保有這棵赤誠的心。

 

*

 

「編號十一被琉璃殺死後,負責清運善後的人並沒有尋回屍體。」透坐回凳子,十指交扣拖住下巴。「依照這樣看來,如果你沒看錯,就只有兩種可能性。」

「不是沒有死亡,就是屍體被操控。透,你想怎麼說對吧?」

「嗯,沒錯。」透的眼神窗外「但是第一項不太可能,琉璃的能力你不是不清楚,誤判率微乎其微。而第二項的被操控,在古歐治區發生過的活屍傀儡事件已有所聞。」

「能夠以在琉璃解決對方,和善後人員到達前這段時間偷走屍體,又能不被琉璃的『生命感知』發現,證明對方是個能力不低的傀儡術者。」

我思緒沉重的說著,耳邊再次回盪起那黑衣男子說的話,以及那低沉的語調。

「今天只是來打個招呼,咱們往後會在碰上的。請汝記住,咱的名是…燕返。」

「阿夏!快離開!」

透呼地大吼,並且迅速拔出繫於腰間的軍配槍朝我身後的窗框連開了兩槍。我還來不及反應,便感到背脊一陣發涼。

空氣凝盪出一片沉重的氛圍,隨著窗外雨勢的增大,掩蓋了我吃力喘息的呼吸聲,掩蓋了他到來前的,死亡之聲。

看著透迅捷的動作與呼喊後,我奮力翻身離開躺椅,並且聽到那熟悉的語調。

「希哩嘩啦,這場雨真美,汝們說是不是。」

黑衣男子發出詭異的笑聲。依然看不清那被罩袍遮住的臉龐,但那烙印左肩的XI卻清楚的攤在我們眼前,似乎不想刻意隱藏。

「說!你是甚麼人,這並不是你的真身吧 ?」透持槍對著那名自稱是燕返的人,大聲吼到。

「咱的真身嗎?咱似乎之前沒看過你?」

黑衣男子說著迅速靠近到透的左身旁「呵呵,說說看,汝對咱了解到什麼地步了?」

「透!蹲下!」

我立即喊道,透隨即敏捷的往右側做了一個撲翻,握上他那把輕巧的刺槍。

我則蹲身左膝跪地,右手伸直向前以左手扶住,攤開的右掌對準黑衣男子。

「雷鳴.急衝!」我喊著。

一道電流由掌心前的黃色法陣迅速奔向黑衣男子,只見他被遮蓋的臉龐下透露出一抹奸笑。

沒有正面擊中,而是削去他那隨著移動揚起的黑色罩袍一角。

「真是危險阿!汝怎麼能在室內做出這麼危險的舉動。」

黑衣男似乎沒有意圖做下一步的反攻,而只是直站著,望著相較顯得狼狽的透和我。

「阿夏,去外面這個地方對我們不利。」透放低語氣。

「到庭院。」我立刻回應。

我和透迅速起身,往反方向直奔庭院。

我不時回頭確認他的動向,一面注意自己不被障礙物絆倒。

「他的目標是我們,一定會跟過來的。先顧好眼前的事物要緊……」透急促說著。

 

*

 

從小看著爺爺身著軍裝配帶諾名進出家中,感覺很是瀟灑。

以我對父親的印象,他是不願成為軍方的走狗,也不願繼承家中的道館與諾名,對於『武』是完全沒有興趣。而選擇投入金融業,賣力於管理銀行資金的流動。

父親很少回家。我在家裡的時間多半和爺爺、奶奶、母親以及姊姊相處,尤其是和爺爺,經常在假日時嬉戲於家中的大庭院。

比起父親,爺爺的角色更相近於父親。

我還記得我曾問過爺爺,他是為了什麼而戰鬥,又是為了什麼成為軍人,難道沒有其他夢想?只見爺爺從容笑著,神態自若搔著我的頭髮說著。

「爺爺我阿,為了家族的榮耀而成為軍人,為了幸福而戰鬥,你們的幸福。現在的世界有太多的紛擾…但願將來你的世界是安平的,哈哈!」

老人說罷斂下眼,傾身用雙手扶住小孩的雙肩,再次注目說道。

「或許軍人的力量不大,但這也是爺爺我,夢想的起步。」

老人停頓思索

「記住,世上沒有作不起的夢,只怕你太早醒來。在夢中有各種可能,只願依然能保有這顆赤誠的心。」

我不解望著爺爺那隨時光蒼老的面孔,但卻依舊剛毅的眼神。

……赤誠的心

 

*

 

「透,我急忙出來沒有帶著諾名…」我喘著說道。

滴落眼眸的雨影響我的視線。

「那你就用素術先掩護我好了…」透緊握刺槍,望向緩緩走向庭院的男子。

「雨再配上你的雷可真應景,呵呵!」透苦笑。

黑衣男子的走路方式明顯怪異,那具身體像是失去了重力而微微懸浮於空。不自然的舉手投足,完全像是被操控的人偶,令我們更加肯定了先前的推論。

「來吧!來享受一場遊戲吧!汝們。」

黑衣男子突然一陣癱軟,令我們錯愕,但隨即便從掀翻起的黑色罩袍中直衝我們而來,並且伴隨著那隱藏於袍底的無盡暗器海。

「這可是送給汝們的禮物呢,收下吧!」

「阿夏,準備了!」

同一時刻,透舞弄起刺槍,周圍開始出現深邃的灰黑,轉為濃烈,像是要將什麼吞噬似的,逐漸朝著迎向而來的黑影撲去。

刺槍的利刃隨著揮舞,在空中劃出各種銀黑色半月弧光。

削破空氣的迴聲,加上雨落於鋒刃間的響音環繞於耳。

兩股黑的勢力即將對上。

「透,我的素術控制力不是很好,請小心了!」我提高聲調說著,隨即雙手合十,心裡默念著印咒。

「別猶豫了!儘管來!我頂的住。」

隨即展露於我眼前的是專屬於閃電的光芒。滋滋作響的電流由我的四周會聚於雙手,形成雷電的圓陣。

滋!……

隨著雨勢的加持,雷電迅速擴大,聲響徹天,將要超出我的負荷範圍,但我管不著了……

「雷鳴.疾走!」

 

*

 

戰鬥結束不久,這場臨時雨也停歇了。

海少尉領了一群士兵匆匆趕到現場查看。似乎是因為我們引起的巨大聲響與煙塵,招致線民的舉報。

海少尉是透的副官,幫忙處理他的業務與行程,是軍團出了名的兇悍女副官,即使面對上司也絕不顯露畏怕。

「這是什麼情況?」

海少尉見我們落湯雞狀先是一愣接著說

「可以請透少校和夏中尉兩位即刻跟我回營區解釋嗎?」

「哎呀!我的副官真是好久不見了……」透急忙應付

「套交情是沒用的,還有您無故懈怠職務在此悠蕩的事還有待另外處理。」

海少尉嚴厲的目光先是緊盯著透,使透無語回應。隨即便將目光轉向我。

「還有,聽說夏中尉您休病養傷還好吧?但是依照你胸前的繃帶目前已經滲滿血跡的狀況,是否需要立即處治?」海少尉面無表情淡然說著。

阿!慘了,早上剛換好的繃帶……

看向自己胸前原本潔白的繃帶,因為剛才劇烈的動作已經變為鮮紅,經過此處的雨水也先染上血紅而再落於地。

要是被綾看到,她又要唸上我一陣了吧?,這一切也並非我所願阿!無奈……

「經由這次,可以知道他們即使白天也是會出擊……」我轉頭看向透。

「嗯,你和綾日後務必當心,幻種之子可不是吃素來著。」透戲謔的回應,依舊提防著海少尉。

「士兵們!快點過來收拾那具屍體。」透向一旁的士兵們吆喝。「得確實阿!」

 

*

 

冷靜後回顧方才的攻勢,如火如荼在我家後庭院展開。

一切發生的很快。

透舞著那被無盡的混暗包裹著的刺槍,刺向黑影。而我則使用素術,也就是元素師的純魔力能,替透檔下那由天落下除了雨的密密麻麻暗器海。

但也因為如此,在我不擅長於直接使用素術攻擊,又加上雨水的導電性下,導致操控不當的雷電波擊到了一旁的圍牆,與爺爺留下的劍道道館。

黑衣男子被透的刺槍貫穿後,渾沌的灰暗吸附於黑衣男子的身上限制了他的行動,隨即又直接命中了透的第二刺擊。顯得招架不住之際,透又再補上了第三擊。

第三擊,透改變刺槍的握法,刃鋒一轉,以揮砍截斷了那普同人肉眼難以察覺的操控念絲。

那是身經百戰的人,所擁有的戰鬥力。

迅速俐落,毫不疑遲。

 

*

 

古亞治區與古歐治區的交界處,是一片廣袤未經人為破壞的針葉、闊葉木混合林山區,常為艾維爾大陸人民的踏青、探險,亦或是假期度假的去處。

其中一處隱蔽的叢林盡頭,矗立著一棟已廢棄久遠的旅宿。人煙罕至隨時間雜草叢生,林木枝芽攀附交疊而長。被遮蔽的日光只能循著葉與葉間的細縫透出,給與這片地面些許溫煦。

即使毒日頭依然顯得晦暗。

那原本該是處於闇與靜謐的建築,此刻卻從一處破舊的木造玻璃窗內,映出了些微橙黃的亮光,並且間歇的傳出兩名女子清脆的交談聲。

「絲斷了……」

一名長相清秀,留著齊瀏海的長髮女子盤坐著,由冥想中睜開眼,口中默念著。

「哼!妳怎麼不一舉擊破他們,取下翅翼。白浪費了一具傀儡,還真讓我失望阿!由衣。」

另一名迷樣女子,倚靠著牆輕蔑哼氣說著。

「此次,咱只是想知道他們的能耐。還請悠希您別怪罪。」由衣低頭微微一笑後抬起頭。

「好的遊戲,得慢慢享受才玩得出娛樂,汝說是吧。」

「妳可別玩出了災禍,惹毛了阿雷斯.伍德。」

 

*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椎名 夏 的頭像
椎名 夏

Verano

椎名 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Vincent
  • 由衣好壞!!
  • 哈哈 由衣壞壞(打)

    椎名 夏 於 2013/10/13 15:19 回覆

  • gw0ut887
  • ﹂流◎星☉燈﹉條□只要48元起

    01.hk/alo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