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知道如果不立即止住這對忘然揮舞的刀,她將敗北,並且賠上傀儡師的尊嚴。以及,再次死於三日月刀下。

 

*

 

 

 古澳治區政府,典禮舉辦地。

北風漸寒,眾人齊聚於此殿堂,想共度這一段艾維爾聯邦國榮耀的時刻。但是事情的變動總發生於預料之外。

位於區政府所在的鎮上歡鬧喧騰著。早晨市集人來人往、摩肩擦踵,突然從遠處城門傳來一道震天價響的吼聲。

「快!請求支援,城鎮西南處有動亂!」

ㄧ名斥侯騎著馬高喊,快速奔馳在城鎮路上。居民聽見後窸窣聲順勢湧起。有人趕緊帶著孩子快步離去、有人則不以為然。

「甭怕!甭怕!咱們現在可是有全大陸最勇猛的中央憲兵隊進駐呢!」

一旁賣雜貨攤販老闆穿著汗衫,挺著啤酒肚自信滿滿的安撫顧客。

 

區政府門口外負責維安的憲兵團,因為接收到治區郊外的動亂而更提高防護緊戒。當再聽聞此名斥侯的消息,立即派人進入禮堂告知高層。

「總統閣下,據傳鎮外西南處闖入一名高約三米的巨人。您要撤離嗎?」

總統旁的秘書官-烏波,壓低姿態,低聲於總統耳旁說著。

只見總統默然不動聲色,閉著那雙迷人鳳眼,雙手交握手肘靠於扶手,正襟危坐於禮堂的座位上。

總統是艾維爾聯邦國的最高領袖,也是艾維爾的精神象徵,掌握著高度的權力。四年一任由各區區議會代表選出。

此任總統名叫繃.卡洛琳,留著旁分劉海,烏黑亮澤的短髮遮蓋到臉頰,顯出她精明能幹的風格。

古澳區政府的內設禮堂寬大,號稱全治區最奢華與穩固。由於典禮還沒有正式開幕,前區此時略顯昏暗。燈光只開設在各高官列席而坐的後區,正殿堂。

正殿堂上有張長方形大木桌,四角鑲著精美的雕飾。總統身著筆挺的軍裝禮服,坐於長方桌的寬邊正向著前殿堂,也就是其他參與者的座位區。

各官員則順著職位坐於總統左右兩側長邊的席位。在聽聞鎮上消息後,不斷相互交談,不時瞄眼觀察總統的臉色。

「眾卿們毋須擔憂,我想各區區長必定有所良策。」

總統打破沉默開口,眾官員頓時閉口聆聽。

「是,當然,咱們還有元素師的武力為後盾,無須擔優!」

古澳區區長率先開口爽朗應答。

「是啊!擁有多數元素師的眾區長們,還有訓練有素的憲兵團和聯邦軍團的戰鬥士兵在,能解決不了?」

古非治區區長諷刺說著,面容閃過一絲猶疑。(古非治區在當初的「元素分配」中相較其他治區處於弱勢,而只取得一元素。)

「那憲兵總部的天奏總長您的看法如何?有需要撤離停辦榮譽典禮嗎?」總統鳳眼盯向天奏上將。

「依下官看來,還不需要做如此大的動作,這樣會擾亂民心。況且貴區下的火屬、風屬元素師已經出動。再加上憲兵隊支援,屬下認為暫且沒有問題。」

天奏上將浩氣凜然的站起對應。

 

*

 

中央聯邦總軍團司令部。

各人員接獲古澳治區的動亂消息後忙進忙出,無不繃緊著神精、嚴正以待。

「可惡,這群怪胎竟然趁總統和各高官出聚時來搗亂。」

司令氣憤的拍打桌面站起。

「報告司令!目前軍團元素師的概況。曹伊凡中尉、琉璃.玥留中尉醫官兩位因公務在身無法支援。司羽.安芎克還在征戰中……」報告的士兵做了停頓後續說。

「李透少校、夏慕楓上尉、椎名綾少尉-元素見習生和優.雅叛上尉正在古澳郊區與敵方交戰。而星云.育中校已經趕往古澳區政府支援……」

士兵望著司令皺著眉漲紅的臉,極度不悅的怒視著自己。

「其他兩位呢?」

「夜璃.司迦少校與涵.若婕少尉動向不明中……」

「混蛋!這還要報告嗎?那還不快去找出來!難到要我幫你找?」

司令再次拍桌,氣急敗壞對著報告的士兵吼著。

「總統和各高官的性命可是攸關聯邦的社稷穩定啊!混蛋!」

 

*

 

古澳治區西南處近郊。

一名髮絲蓬鬆黑藍色短髮的男子,爬上古澳治區西南處最高的樓塔塔頂的平台。其後尾隨一名士兵,背著輕便器材。

「星云哥,你真打算要在此部陣?好冷啊!」

士兵搓著手問著,口中吐著白氣。

「此處是觀察後最佳地點。」

星云淡然說著,手頭開始掏弄背上來的器材。士兵則拿出望遠鏡蹲身在星云右旁觀測著四周。

「狼煙升起了!」

星云迅速架好狙擊槍於地,便立即匍匐擺好狙擊架勢。左手調弄著狙擊鏡。

「你觀測他方的動靜,前方狼煙處我來就好。」

星云依舊淡沉,似乎並不為此騷動而有所畏怕。

「星云哥,你怎麼能如此淡定處事?聽說來者可是幻種之子,我可慌得內心忐忑不安。」士兵自個嘻笑說著。

「難到當上元素師後就能達到此境界嗎?那我還真想當當看,頗酷炫的感覺!哈哈。」

西南處的吵雜聲漸近。

「安靜!」

當巨人進入到狙擊鏡頭範圍內,星云表情肅然,但是嘴角卻仰起一抹笑而不被他人查覺。

「果然是你。」

手指輕扣上板機,蓄勢獵捕。視線瞅著這具三米高巨人,一頭亂髮披肩,手中握著一把頭大的狼牙棍。

巨人坦露著上半身雄壯結實的肌肉,而右胸肌處則有兩到交叉的傷痕,呈「X」狀。

 

*

 

血滲出,優的白色襯衫左半部染上一片腥紅。

我動用能力「順影迴避」即刻從傀儡陣拉出了優,但也免不了受創。

「還撐的住吧?」

我單手抵住優的右肩,右手持著諾名。手臂上被刀片劃出了幾道傷痕。倒是優,單腳跪於地低頭喘氣著,離死亡如此接近。

「該死,我怎麼能不行,我可還要替她爭一口氣呢!」

優目光如炬直盯方才被我打亂陣仗的傀儡後,毅然決然說著。左肩傷的鮮血順著手臂流道握緊三日月的左手,使刀沾上了優的血。

「幫我捲起右手的袖口……」優嚥了下口水續說。

「我還要親自從她口中問出…緋的事。」

「看來汝有夥伴幫忙啊!可真不錯,四名元素師對上咱嗎?咱可真是受寵若驚。」

「燕返那時是妳在操控的吧?」我對著由衣問。

「汝們想要答案,可得先問過咱的六本武抉要不要回答。」

四具帶刀傀儡再度定位於優的面前,舞弄著的刀片映著日光閃耀。

「你們別出手,閃遠一點…火是不長眼的…」

綾向我點了下頭,我只好照優的指示退於一旁。

優將三日月收回鞘中後以正握握著刀柄,而右手反握在軍刀刀柄,調節著呼吸節奏。

「咱的最高絕技。」

由衣雙手舞弄起絲線,四具傀儡再度朝優圍上。

優見機起身,先反手抽出軍刀擋住迎向而來的兩刀後,向來自後方的傀儡刺擊,震退傀儡。左手依然握住三日月刀柄。

「居合,翔焰!」

三日月帶火離鞘,平行由右砍向左側。烈燄如波動般翔出直擊右側傀儡。前方與左側的傀儡躲避後,四刀由上而落。

優向右側一蹬,左刀順勢帶焰劈砍,發出鏗鏘聲。

只見傀儡並不為所動,應聲接住優的劈砍。

「咱的傀儡刀可沒那麼脆弱。」

優見狀後開始繞圈跑著,想要與傀儡拉出一段距離。兩具追於後,而另兩具像已預測了優的下個動向早已定位。

軍刀吃力的檔下兩具追擊傀儡的銀鋒刃。正當要會上前方預好的傀儡時,優立即向上一跳翻身於追擊的傀儡後方,想從背部來個重擊,並且讓四具傀儡自個撞擊於一塊。

「淬火!」

優高舉立直的雙刀一喊,兩刀身裹著薄火向下砍去,成功重擊了追擊的兩具傀儡。

可惜定位的兩具傀儡早已各自往兩側閃過,免掉自相撞擊,反而四刀朝優一刺。優雙刀交叉一擋,擋下前膛來的兩刀卻擋不住朝左右雙肩刺來的攻擊,而被往後帶著濺血震飛。

優落地向下一蹲,喘了一大口氣後,不管傷勢而再次向前迅速一蹬,令由衣吃了一驚。

「妳的速度就只有這樣嗎?我可還沒認真!」

四具帶刀傀儡此刻皆在優的視線前。

「笑話!」由衣咬牙切齒。

優狂吼,雙臂與雙腳的肌肉猛然收縮,加速了雙刀的揮旋頻率與自己的舞旋,而開始被雙刀揮出的全方位餘炎圍繞。

四具傀儡也不干示弱,隨著由衣的手指高速的拉扯,也加快了敏銳度。

兩刀對上八刀。

白銀與火紅。構築成無盡的十道刀痕羅列於空。

滿天鏗鏘的金屬裝擊,響透徹天,震懾一旁觀戰的我們。

「好美,那火紅就向營火一般的溫煦,而白銀卻在畏懼。」

綾脫口,目不轉睛賞著。

 

*

 

火紅刀痕成雙成對,整齊的彼此交過而不相交集。白銀刀痕則顯出凌亂無勢,開始出現了矛盾。

「還要更快!更快……」優默念著。

望著向自己步步逼近的雙刃,由衣慌了。

她知道如果不立即止住這對忘然揮舞的刀,她將敗北,並且賠上傀儡師的尊嚴。以及,再次死於三日月刀下。

兩道火紅刀痕不再與銀白交集,而是相互交纏出一隻如盯上獵物而全速俯衝的火焰獵鷹,鷹爪直擊於傀儡身軀。

優雖身於敵方傀儡亂陣揮砍中,卻絲毫無傷,令由衣更加慌亂。

一刀落,輕拭於髮而下。

一刀落,輕掠於面而下。

一刀落,輕拂於肩而下。

一刀落,輕擦於背而下。

一刀落,輕觸於腕而下。

一刀落,輕碰於腰而下。

一刀落,輕沿於膝而下。

一刀落,輕擊於刃而下。

再一刀,揮過鋒火,斷。

止。

四具傀儡呈燒焦狀,絲斷、解體、刀斷,撒落一地。

優的軍刀也在最後一擊中斷身飛出,掠過由衣右頰而劃出傷痕,便落地插於右腳旁。

「不…不可能,沒有人能夠比咱的六本武抉還快!」

由衣瞪大了雙眸看著離自己不遠的優,惱羞成怒喊著。

身旁兩具持盾的傀儡動身,撲向優。

「汝去死吧!咱可不想再次亡於三日月刀下!」

優斂下眼簾,默然丟棄了斷身的軍刀後,再一次收三日月回鞘。壓低身段,左腳再前右腳在後,雙膝微蹲。

身旁圍起熔炎的炎壁,準備迎擊剩餘的兩具持盾傀儡。

傀儡飛旋著,以盾向炎壁做出多次的盾擊。優不動聲色維持住姿態,左手抵在刀柄上。

「緋,妳的絕技要暫時借用了……」優輕聲說著。

 

「奧義,不動.破。」

 

*

 

雙連火舞-結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椎名 夏 的頭像
椎名 夏

Verano

椎名 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