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已經完成了這部作品,不論是愛的怨憤、火焰利劍或歲月的吞蝕都無法將其摧毀。

 

*

 

聖殿教堂,傳說為艾維爾大陸上的第一座教堂,位於大陸的中心,建於新曆元年。裡面所祀奉的就是那拯救人類脫離上世紀的光天使。光天使是否還確在,沒有人知曉,只能知道這座教堂裡的一切是這些謎題的解答,可惜在距今200年前,新曆133年,教堂傳言被雷擊燒毀,裡面所飽有的「真相」隨之遺失。

有人說那些庫存的典籍還存在於世,而現在涵欸手中所握有的文獻會是這些典籍的真章嗎?

爺爺當初的死亡也是因為得知了聖殿教堂的內幕,要是不去探求這些神跡鬼邪的真相,是否就能得到安穩生活的保證?

不,不會的……

     

*

 

「妳還挺的住嗎?」

「星云,這句話應該是我要對你說的。」

星云躺在四周潔白的病床上,睜開眼看著眼前這位坐在床沿有著雪白頭髮少女的側臉。隨著窗外灑進來的光芒照於臉上,令他有種好似看見天堂派來天使的錯覺。

「我是不來醫院的……」

「怎麼會拖到這麼嚴重……」

「無藥可醫的病有需要拖?每次來到這裡,只是更加清楚自己的死期。」

「我睡了多久 ?」

「快一個禮拜了……」琉璃哽咽。

琉璃眼眶泛紅摻著淚,看在星云眼底很不是滋味,只徒增無奈與困擾。琉璃手持病歷表站起身來擦擦眼,依然沒有正眼看著他。

「人最終還不都難逃一死,只是快和慢而以…沒事的…真的…」

星云闔上眼翻過身背著琉璃,原本蒼白的臉色顯得更憔悴了。

畢竟我們都同僚了那麼久的時間了…

「草莓還好嗎?那天還有另一名幻種之子在場…」

「沒有大礙,那天後來我也到場支援了,你也是我護送來醫院的,你都不知道你那時的狀況非常糟糕……」

琉璃說著回過身來望著沉默的星云,他點了點頭,長嘆了一口氣後說道。

「夜璃.司珈的邀約妳就別去了,這裡的病患需要妳看護,妳留下……」

「什麼邀約?哪時候的事情?」

琉璃震驚了一下,環顧了週遭,覺得不對勁。

「前些日子,對不起。」

「你做了什麼?」

「在妳還沒發現之前,我拿走了夜璃留在你妳桌上的卡片。我知道當妳身旁重要的人受了傷後,妳必定會細心照護而沒有閒暇顧及其他……於是我偷偷動用了能力。」

星云用手扶著床坐起身子,照樣被背琉璃,口中淡淡說著,沒有帶有任何一絲懊悔。外頭陽光和煦照耀,卻沒有真實感。病房四面白牆格局起來的空間,與整棟醫院開始發出些不協調的抽離感。似乎在對映著,對映星云內心壓抑許久的情感。

原本平靜的湖面開始盪漾波波漣漪。

「我怎麼會…都沒有發現……」琉璃錯愕。

「鏡花水月,如幻如真。不錯吧,連我這個幻像妳都沒有看穿。想要恨就怨恨我,我無所謂,只求妳平安。」

星云轉頭向琉璃露出一抹得意的笑,那笑容能在他臉上看到的次數,就如在溪流淘金般不易。

「我已經完成了這部作品,不論是愛的怨憤、火焰利劍或歲月的吞蝕都無法將其摧毀。」

「我真的沒有任何挽回的於地?」

「是,不只妳走不出我這設下的境,連我這尊幻像也是,死了心吧。」

琉璃沒有再答話,而選擇了沉默。身體向後一攤靠在窗旁的扶牆上,因背對陽光而看不清的面龐,滴下些淚珠。

「這趟行程只會有兇不會有吉,我們都是明白的。反正我再活也不過這些日子。醫院需要妳,人民需要妳,就讓我替妳去看吧……」

「替妳去看。」

替妳去看,來世再見。

距離夜璃和涵欸到達聖殿教堂前一個禮拜,她們向元素師提出了組隊邀約。以卡留息,ㄧ張唯有元素師方能讀懂的卡,一項未報於上層的秘密行動。

 

*

 

……………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椎名 夏 的頭像
椎名 夏

Verano

椎名 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